韦帛分类CEO陈天真:一个在线垃圾分类教育服务平台

原标题:韦帛分类CEO陈天真:一个在线垃圾分类教育服务平台

韦帛分类CEO陈天真在“未名创星论坛第十八期——环保行业的创新创业”活动中进行演讲以下为演讲内容,已经作者确认,略有删减:

首先感谢大家能够一直耐心等到现在,因为我看今天的分享也没有完全按照题目来讲,我觉得大家也是开放的,所以我也比较开放地讲。

刚才有一位姑娘说日本堆肥的那个事情,当时我没有回答她,因为除了深圳绿环工业垃圾做的比较好以外,广州惜福环保做厨余这块也是比较好的,为什么呢?第一是我自己首先有一个判断,第二是我到珠海去看的时候,发现他们确实是认认真真在做事,而且做出了堆肥的肥料,如果想联系的话可以对接一下。

一、行业结缘

我们现在是做垃圾分类教育这块,我们是叫韦帛分类,这个题目现在是叫一个在线垃圾分类的教育服务平台,但是昨天一个师弟跟我说,你应该叫韦帛是一个垃圾分类的在线教育服务平台,我们现在聚焦要做教育这块的事情。首先我给大家讲一讲我为什么做这件事情。

每一次讲的话,我就觉得我所有的起点都是因为我们北大的静园,北大的静园是一块草坪,那里可能是我最喜欢待的地方了。因为它有一块比较绿色的草坪,而且比较干净,比较安静,我就喜欢的不得了。

当我在新西兰使馆上班的时候,我们当时有一个叫Health and Wellbeing representative,我是他们这个健康与安全的代表,每天会负责更新PM2.5。在2015年时我们北京的雾霾是非常严重的,我们跟一些老外每天中午吃饭都聊到这个事情。

我个人因为喜欢静园草坪,然后自己本身又想创业,在把北大基本上所有人文社科院的课都选择听完的基础上,我有了一个基本的判断,在未来中国的绿色经济一定有一个很好的发展,所以我在2015年决定要投身绿色经济,但是至于做什么当时还没有那么清楚。

当时我住的小区里垃圾桶并不分类,夏天的时候也常常有苍蝇乱飞的情况,所以我就下定决心想要去做这个事情。

而且我觉得这是从小个人的一个特质。我如果看见一个地方非常乱的话,我的心情立马就非常不开心,我就会特别不舒服,就像一种密集综合症的感觉。而且通常来讲,我聚会也喜欢小圈子聚会,不太喜欢很多人一起,感觉不太舒服。基于这种特质,我觉得我要去做垃圾分类这个事情。

怎么去做呢?2015年因为我在使馆工作,可以上外网,所以我们就在使馆里搜索全世界各个国家的主要公司或是比较好一些的公司地址,进行研究。

新西兰使馆是非常开放的,在做了很多调研以后,我觉得光是看网上的东西不行,还要去做实地的调研。使馆当时每年有很多的假期,在2016年12月份,我自己请了假去日本去看,我当时去了京都大学,我一个师弟在那边读博,他的一个朋友是在读垃圾分类的一个博士,然后我去京都大学找他跟他聊这个事情。

在日本我也是感触比较深的,我就觉得确实是比我们要干净太多了。当我们认为说北京、上海比小地方会更干净的时候,我发现如果跟日本进行对比的话真的差很远。

另外一个在日本确实是看不到垃圾桶,其中有一个细节我最后给大家讲吧,这也是我在PPT的最后想给大家分享的一个东西。

紧接着从日本回来以后,我就在想这个事情要怎么做?关键你创业你得挣钱,你怎么挣钱是一个问题,所以一直在等。我到2017年3月份的时候,当时北京有一个“两网融合”大会,我正好有这种能力,我当时去参加了他们的会议,坐了一天,我把全国所有的企业都听了一遍。听完以后,我自己认为有三家比较好的公司,分别是广州和成都,当场就联系了这三家公司的老板,约好有机会去看一看。然后到了4月底的时候,我请了1个月的假到这两个地方去看。

看完以后我发现广州两个公司都是赚钱的,包括广州惜福,还有一个是C先生的广州淘宝连锁经营有限公司都是赚钱的,而且盈利还不错。你们可能都知道奥北,我们跟奥北有点像,但是我们在方向上完全不一样。我跟W先生约到咖啡厅聊了一下,然后他的经验告诉我这个事情可以赚钱,以此为基础才能去做这个事情,于是我在2017年10月份时就想离职。但是后来慢慢地,可能是在2016年底到2017年的时候,我所有的领导包括移民参赞的大领导都知道我要创业。而且会在上班时间发给我邮件鼓励我去创业。我给他回复说Sorry,I’ll read it later on,我之后再读吧。

当时有一个最典型的例子,有一个女领导她鼓励我看英国维珍Richard Branson的那个故事,我对此特别感动,我觉得维珍真的是一个太伟大的公司。这是之前的一个历程。

小的时候我们自己喝自来水,我就在小县城边上的一个小镇,在那里大家都喝自来水。那个时候在山西运城那边,北方会有绿油油的稻田,环境特别好。有一年回去,我和我一个外甥专门数了一下家那边所有的烟囱,大概有20多个非常大的烟囱,我就觉得太吃惊了。这不仅是污染环境,而且把我小时候原有的记忆已经打破了,让我有种一个已经回不去的老家的感觉。

其实我跟这个行业结缘也做过很多理性的思考,首先绿色经济一定要做,垃圾分类这个事情挣钱也可以去做,这是刚开始的。另外我受那几年创业的环境影响非常大,我自己是做这样一个思考,在2012年的时候,当时想要考博士,我是学市场营销的,但我要跨到政府管理学,考政府管理学,在那里听了一年多的课。

当时Z老师一个非常牛的老师提了个观点,他讲了他的一个博士生写的一篇文章,关于北京市交通环境恶劣的一个相关论文,是公共服务这样一个事情。所以我也在想将来我可以写什么领域的论文或者做一个研究。这是2013年的事情,但是后来当我2014年上班,2015年接触这个行业时,我又看到当时的滴滴。本来滴滴是一个公共服务的东西,以前出租车行业是国家政府在管,不是私人在做,包括后来的共享单车,都是交通领域的创业,他们的成功当时非常给我鼓励。

因为当时Z老师有一篇非常有名的文章,关于“中国的政府改革最主要的推动力是自上而下的改革”,就是中央的改革会带动各个地方的改革。但是这个现实的例子它充分地打破了这种原有的机制,就是市场机制会倒逼政府改革。

比如拿滴滴来讲,最早北京市政府认为它的违法的,但是慢慢它又成功了。就像R老师以前说的,所有的创业,刚开始会有点“违法”,但大的、好的创业一定是打破常规的所以这个事情也鼓励我,让我觉得垃圾分类也是可以走下去的,我也找了专家和朋友咨询。后来到了2017年以后就开始做这个事情了。

因为国内国外很多公司都看了,到今天为止,我还是觉得我选这个行业是因为我觉得它可以做成一个伟大的、大型的公司我才去做的,如果做一个小公司,我觉得也不想去做了。

因为它的赛道一定要够大。当时除了吃穿住行以外,我觉得垃圾分类是跟我们每个人相关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选择垃圾分类。我当时就把资料给了丁总,就是美国的前十家千亿级的公司,其中有一家非常有名的,很多人提到过的叫Recology,在加州硅谷地区。Recology它做的非常好,就是除了可回收物以外,还有厨余的堆肥,然后用在自己的农场。

所以我当时我觉得创业的时候要有个大胆的设想,就是胡适说的“大胆地假设,小心地求证”。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努努力,说不定可以做成京津冀最大的垃圾管理公司。

我们找一个点先做起来、先活起来。这种情况下,我个人的经历让我觉得可以赚钱地、有效地去做这个事情,就是从可回收开始做——就是我们现在做的事情。

二、行业现状

我简单过一下我的PPT,刚才丁总和张斯也分享了很多图片,但是我觉得最典型地激起我们国家变革很多的东西,就是《Beijing besieged by waste》,即王久良拍的这个纪录片《垃圾围城》,所以垃圾围城真的很严重。

北京的数据是什么样子呢?北京的数据是现在我们每年能产生的是800万吨的垃圾,需要252万辆卡车去运,绕着北京的三环是300圈的情况所以它已经不是焚烧、填埋能够解决的问题,政府头疼得很,他们自己都没有地去埋这个事情。

再加上《垃圾围城》这个影片的影响力太大了,禁止洋垃圾包括又再一次提出要实施垃圾分类,某种程度是受它影响,我觉得这个纪录片是太关键的一个点。

如果你要做这个事情,你要找到问题的正解在哪里。这三张图片,第一个我们的宣传就是走形式,大部分应付差事,或者是“门面工夫”。

第二个事情就是大家已经形成了习惯,垃圾不分类我就随便扔、随便投,投不对也没有人管,反正没有监督。关键有一些人他比较自觉,他说要投好,但是我们垃圾车又把它混在一起拉了,所以这个我觉得还是最重要的三个问题。但是现在这个它是怎么处理呢?就是传统来讲它主要是拾荒客去做这件事情。

我做这件事情真的是有很多的考量,我看到一个老太太夏天的时候,然后自己在一个树下睡着了,我当时想偷拍她,她看着把我撵走了,但是这个事情一直放在我脑海里头。很有意思,就是什么?在我们中国,这些非常老的人在做一些最不应该他们做的事情。

所以我也在想,这两年好像大家不再讲这个,其实前些年一直在讲贫富差距。所以我做这个事情,可能我们做起来以后会给低层次的人可以提供一些就业机会也说不定,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也许我将来做成功,可以改变一些事情。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解决方案是什么?它的问题就两个:

第一个,教育问题。因为大家其实没有一个标准,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去分,他怎么去分呢?在2015年,我在看这个全世界的垃圾网站的时候,我在新加坡网站,你可以清楚地知道什么垃圾是什么垃圾,是非常清楚的。但是在我们,当时我查环境部,后来当然知道是住建部的,但是这些东西你查是查不到,没有一个标准。

包括现在7月1号上海市搞的这个标准,但实际上你说它准确吗?它其实也没有一个特别准确的,只是大概说干湿垃圾、有害垃圾、其他垃圾这么说,但实际上没有那么清楚。所以其实我觉得要解决这个问题,你首先必须有一个合理的垃圾分类的标准,这个很重要。

第二个,监督问题。你可以扔错,没人管,你扔对了,又混在一起了,这不是没有作用吗?那不是白扔了吗?所以其实要有一个可持续的渠道管理,这个很重要。所以这两个是最关键的,解决它以后,其实这个问题就解决了。

以我们中国今天的实力,这么有钱、这么多聪明的人,当然是需要大家一起做,这个事情一定能够得到解决。

三、行业解决方案

1、建立行业标准

所以我们现在就是说主要是解决这两个问题:

第一个,我们自己建立了4种18类可回收,这个可是从2015年一直到现在,除了国外的,包括日本的,我拿了很多册子对比,包括奥北。后来我也在想,奥北是什么?奥北其实真的是一个很厉害的公司,他们真真正正是把这个类别了。

你就拿日本的对比,包括拿国内的什么对比,它那个分类是合理的,对比日本都是合理的,你不可能跳过他。

第二个,刚才张斯提的辛庄村,我在辛庄做了一段时间志愿者,包括辛庄村那些大家都是非常熟悉,我在辛庄的环保站那边做过。他们那边的分类是非常细的,也有很多的分类,就是标准。

其实国内有几个比较有名的垃圾管理公司,一个是浙江的有一个公司,但是这个名字我忘了,但是他们是有一个list的,当时有一个非常好的标准。还有一个就是你知道最早做互联网垃圾分类的这三家公司,一个是成都绿色地球,第二个是贵州高远,贵州高远现在是L老师在做咨询。另外还有一个,绿色地球现在是奥北,还有一个是南京致达,南京致达现在做的比较不错。南京致达也是4种18类,但是南京致达我看了它那个,这个事情我给大家分享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

我南京也有很好的朋友,但是他们在雨花区那个地方,他们不愿意去雨花区给我跑一趟拍一张照片,说那个4类18种是什么。然后我们团队就在讨论,怎么去解决这个问题?后来灵机一动,我们点了一个外卖,让外卖小哥到那边,然后我们多点了一些冷饮,外卖小哥到那个地方给我们拍了照片发过来,然后我们把点的外卖给了外卖小哥,我们得到了他们的4类18种。但是我感觉他们那个有一点没有那么合理,我就没有采用了。

但是总而言之,就是综合了我认为已经是对的东西,最后形成我们现在最有标准的4种18类的可回收物在这种情况下,所以标准先建立起来。

2、要不要用垃圾箱

然后另外一个就是说到底要不要用垃圾箱的问题,其实国外的话,你比如说欧洲像波兰、西班牙、英国,包括美国,他们其实已经有很多技术,人工智能技术的公司。包括瑞典还是芬兰有一家公司叫ZenRobotics,也非常好,但是这些东西不一定适合于我们中国。

当然在2015、2016、2017、2018的时候,其实国内还没有这个,但是最近一火起来以后,大家都开始关注了,所以很多人才,包括阿里巴巴支付宝,还有很多公司,它立马就可以做出像“智能识物”之类的产品,包括去年的小黄狗。

说到这一点的话,我特别想讲最后这个事情。就是一个故事,三个城市的故事。三个城市里城市一是北京的一个高校,城市二是在大阪的一个大爷,这是刚才我前面有提到的,城市三是珠海的某一个村庄,这几个事情。

首先我当时是看到北京有一个高校,在2016年暑期的时候,垃圾桶增加的非常多,但是旧的垃圾桶并没有完全撤走,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实际上在同一个校园里头,垃圾桶是比以前更多了,但其实是你旧的还没有拿走。

在这种情况下问题其实并没有解决,垃圾桶比以前更多了,怎么还是苍蝇、虫子到处飞、到处跑。2017年去了珠海以后,珠海的一个村子叫红旗村,很大的一个村子,他们是有一个公司进到这个村子,合作的非常好,其实现在来讲我都不觉得说现在大家创新什么的,有哪个公司能够做到比人家好。

这个村子的情况是什么情况呢?最早它是有27个投递点,27个地方放三个垃圾桶,就是我们看到的那个点,你想一个村子27个点。但是这个公司进去以后呢,他做了一些改变,把原有的27个减到15个,基本上可以说减了一半,同时他把这15个垃圾桶分为两种,第一个叫定点垃圾桶,第二个叫做延时垃圾桶。

因为他的村子不是一般的村子,它比较先进,有些地方有繁华的夜市,商业比较繁华,所以他那些地方产的垃圾比较多,是叫做定点,那三个地方的垃圾桶是存在的,就一直放在那边。

但是,另外其它12个点的垃圾桶是只有在定时、定点,要收垃圾的时候工人才会把垃圾桶带到那些点,让附近的居民去投。也就是说在大部分的时间里头,整个村庄只有在原来的27个投递点的时候其实实际上只有3个投递点,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基本上大家是没有地方去扔垃圾的,村子里就很干净,所以村民后来就非常接受这个公司了。这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垃圾桶的故事,垃圾桶少了,少了以后反而更干净了。

我去珠海以前是先去了日本,大家知道日本没有垃圾桶,你找不到垃圾桶。我当时做资料资讯的时候也去了Youtube、Pinterest,这些都是获得信息非常好的地方,其中有一个视频是采访日本所有的人,不管是老人还是小孩,小孩也稍微年轻点儿,然后女人、男人,随便问,说你是怎么去收垃圾的,没有垃圾桶怎么扔垃圾,一位老头说这还用说吗,当然你是自己带着,然后扔到家里头。

所以,他们要么背着书包,要么是口袋,总有一个袋子,他这个袋子是可以收拾自己平时产生的垃圾的。我们现在有一个专利叫做子母袋,但是因为没有钱,我们还在研发阶段,概念是说你用一个小袋子,大家可以随时随地去减持垃圾。

在中国的一个老头、老太太,拿一个夹子去夹垃圾、去找垃圾,但是在日本的老头非常干净,日本人都是非常干净,非常整齐的。背一个水浒,慢慢悠悠的找垃圾,因为他找不到垃圾,我跟踪了好长时间,我很想从正面拍一张照片,这个场景一直留在我的脑海里。

这三个例子说明一个什么问题?有一个理论叫破窗理论,破窗理论是什么意思?你们家如果有玻璃窗的话,有一个贼路过你们家,如果你这个玻璃是完好无损的,你们家里头有一个很好的东西,比如说手机放在窗户跟前,他有可能没有办法,他就走了。但如果这个窗户是打破的,他可能就把你的手机给偷走了,就是破窗理论。

有一个典型的例子,北京高校的垃圾桶是最多的,我当时数了数量,但是忘记具体数量了。在日本是没有垃圾桶,珠海是有合理的垃圾桶的。所以,你如果有垃圾桶,某种程度是“暗示”和“鼓励”大家扔垃圾。

我们中国人自己做的例子,没有垃圾桶的时候,本身就在提示大家,说你不要扔垃圾,是这个意思,它有一个心理的暗示,所以这个是有原因的。

其实我们国家政府做的非常好,比如说像住建部发的文章里专门有垃圾不落地,将来要减少垃圾桶,这个是大的方向。但是,我们现在的社会,企业能不能做到是另外一回事,我们可以来看一看社会是怎么做的,这个故事就讲到这。

四、培育一代人的垃圾分类习惯

我们有分类以后,我们用袋子,我们自己创业一年多一点,我们自己的钱比较紧张,所以很多产品没有办法研发,但是我觉得小袋子、大袋子,都可以再去研究。

这个袋子的成本我觉得还是比较低,因为我们现在北京有两个试点,一个在颐和园,一个在顺义那边,都做的还是非常好的,成本也比较低,也能够达到目的,质量好、数量多。

我们现在做教育,除了分类以外,我们也是看国外很多做教育的垃圾公司,我们最好是有一个换算,我们其实已经有了,但是我们没有做那个,你回收以后怎么换成环保值。

为什么我们现在是要做一个在线的教育社区呢?我觉得全国都在做,最近有朋友发给我非常好的商业案例,有北京一个公司,一个非常强大的公司很快做了一个商业计划书,解决方案,非常非常棒。

大家都知道奥北那个,或者是我们之前做的那个模式,比他们那个还好,设备上比他们是改进了多的多的东西,这是一种。

还有什么呢?比如说刚才提到的小黄狗,小黄狗这个团队解散以后,高管里头的我们都认识,他自己现在又在做一个新的创业,还是跟垃圾桶相关的,他还在筹划中。

我们现在只做一个事情,就是教育,但实际上教育是可以带动回收的,回收只要控制的好,其实是可以赚钱的。

我们有一个目标,是把教育做一个推广,然后我们培养一代人,让小孩从幼儿园到小学、到中学,这样的话我相信在10年后就可以有千千万万的家庭做这件事情了,我觉得慢慢就会做起来,我觉得这是可行的。

我们的社区主要是这三个部分,这是我做了一个手机的东西:

我们觉得要做一个友圈就是用户分类的分享,“通过分类回收我又种了一颗树”,像这种的。

第二,做一个分吧。我一直想做一个事情,就像我刚开始说的,我到任何一个国家,它都有一个清晰地、网站上也能看到怎么去分类的知识。我们可以有这种社区,这个是一定可以做的,而且可以做的非常好。因为这个圈子大家都熟,专家聚在一起,人家是怎么弄的,我们把这个东西慢慢搞起来。

第三,我们要做知识图谱不管是人工智能也好或者是怎么样,我们做一个布局,做知识图谱,本身它的价值也很好,你可以搜任何的东西,但是将来都可以知道它的类别是什么,属性是什么,价值是在哪里,为什么要回收。我觉得社区还是非常重要,一个是教育,一个是社区,我觉得这个是很重要的。

刚才说的,我们后面有物流,包括仓储什么的,其实我已经有解决办法了,而且是今天中午得到解决的,也是要感谢隔壁,清华真的是帮了很大的忙。今天中午跟清华的一个团队一起吃了饭,解决了问题。

我们首先要知道做这件事情的意义在哪里?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培养一代人,因为我们自己本身的使命感就是让垃圾分类成为一种生活习惯,或者是做韦帛分类,这是我们的使命。这是第一个事情,我觉得这个是一个意思。

第二个事情就是回收率,通过我们的实践,我们发现如果你从最源头做,不仅能保证质量,而且如果你做的更好的话,回收率可能会达到100%。但是我觉得100%这个有点不太准确,我觉得80%是可以的,因为你从最源头做它就可以做到80%。

Recology,加州这个公司它现在做的很好,就是说它可以达到80%,但是人家加州硅谷这边一个目标就是无废城市,今年的中国才第一次提出了无废城市,以前没有提出过无废城市。

以前就像C老师、M老师他们其实有时候会提到一些东西,但实际上我们没有提过这个概念。所以政府第一年提出无废城市,我觉得也算是一个进步吧。

但是你知道吗?我们很多很先进的城市,他这个目标定的还是很低,我感觉还是要企业、政府组织大家一起来做这个事情。当然这是我们的效果,我们觉得我们可以做到这点。

然后,这个是盈利,我觉得这不是我今天要分析的重点,反正它肯定是盈利的。我这个团队和融资计划就不给你们看了,是英文的,因为我是为准备国际组织的那个分享讲的,他们帮我做融资这件事情。

因为我刚开始听嘉宾介绍的时候,其实有很多的人才,包括校友也好,是同行也好,或者是投资人什么的。包括刚才有首创环境的,因为我自己差点去新西兰首创,因为首创环境很厉害,他收购了新西兰最大的垃圾管理公司,李嘉诚的儿子李泽楷收购了新西兰第二大垃圾管理公司,所以都是我们中国人在控股。我们有条件学到最好的,然后为我们国家所用。

另外,我们团队是这样子的,我一直是担任CEO,我是做方向、产品的,然后Frank以前是在北大行政的老师,他现在是做运营。Runze是做技术的,Rebecca在教育方面做一些事情。

我们很幸运,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关注陆奇,他们有一个YC中国。第一轮我们过了,我不知道我们会不会进入面试,但是我感觉机会还蛮大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也在招兵买马,我们的团队也一起商量了,我们是真的想做这件事情,我们甚至可以拿出一些原始股给有能力愿意做这件事的人,去把这件事情做起来,我自认为我们还是对这个行业特别的了解的,还是希望有一些更优秀的人才加入我们,哪怕让他们占有很多的股份。

如果在场的嘉宾或者是你们的朋友愿意的话,我觉得也可以跟我们聊,一起把这个事情做起来,也一定可以做起来。

最早的时候我们在2018年,丁总带着我们去建华新能源的张师兄那边,当时他跟我聊,他说你们要做成什么,我说我要做一家伟大的垃圾管理公司,当时随口就说出来了,然后他当时的眼神里透露着一种,“你疯了吗?”但是我觉得我现在越来越觉得这件事情是很有意思的,这么大的一个市场,这么好的方向,又有这么多聪明的脑袋和最优秀的人才,打一片天下,为什么不可以呢!

当然我们也认识很多专家,有很多资源,我还是希望有一些人能够加入我们的团队,跟我们一起做事情,我觉得这件事情是很有意义的,如果乐意的话可以联系我。我觉得做这件事情就是为了明天,为了下一代谢谢大家。

关于泰智会产业加速器

泰智会是国内首家产业加速器,致力于整合产业链上下游资源,聚焦细分产业领域,运营创新创业载体,打造原生创新的产业生态系统。

泰智会成立于2015年,由港股上市产业地产商中国宏泰集团(HK6166)出资,已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地布局专业孵化器和垂直产业加速体系;完成了国内首家产业加速器、园区协同创新中心布局,运营了人工智能、虚拟现实、车联网等主题众创空间,形成了高新技术企业+产业联盟+产业园区的三位一体产业生态培育体系。

泰智会管理团队成员来自于科技部、北京市政府;团队成员毕业于清华、中科院、宾夕法尼亚大学、卡内基梅隆等名校,具备优秀金融和产业服务背景。泰智会产业加速器将结合区域产业特色,定制每一个泰智会。

RECOMMEND

文字 | 陈天真

编辑 | 唐银 江缘

校对 | 王佳琪 陈必成

责任编辑:

上一篇:阜阳师范大学,首张录取通知书已发出!

上一篇:家里没矿不敢留学? 欧洲12国留学成本大比拼!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