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刚刚发现的这只玻璃碗是1600多年前的,你信吗

原标题:温州刚刚发现的这只玻璃碗是1600多年前的,你信吗

玻璃,是现代日常生活中常见的东西。

玻璃窗、玻璃瓶、玻璃碗……

比比皆是,价格低廉。

似乎连废品回收都不收玻璃了,

可在古代的中国,

玻璃是王公显贵眼中的奢侈品。

这样的顶级奢侈品,最近温州也发现一件——1600多年前的磨花玻璃碗从永嘉瓯北丁山古墓群挖掘出来。

磨花玻璃碗看似与现代玻璃器皿无区别

丁山为一座海拔不足40米的孤丘,位于瓯江下游东岸,永嘉县瓯北街道西部,北距温州绕城高速瓯北互通约900米。

今年5月至9月,为配合104国道温州西过境瓯江特大桥工程建设,并经报请国家文物局批准,市文物保护考古所、永嘉县文物馆联合对瓯北街道丁山工地古墓群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

此次发掘共清理墓葬68座,其中,汉六朝墓59座,另有唐、宋墓各1座、明清墓7座,出土各类器物200多件,包括玻璃碗、铜弩机、青瓷魁等均系温州首次发现。

这是我市迄今发掘的汉六朝墓葬数量最多、延续时间长的一次重要发现。

在东晋咸康二年(336年)墓中,考古人员发现除随葬盘口壶、罐、碗、钵、洗、魁、唾壶、三足砚等17件青瓷器外,还有铜弩机、磨花玻璃碗、石砚各1件,银指环3枚,铁镜2枚,铜钱1枚等器物。

这个磨花玻璃碗的玻璃薄而透明,微泛浅绿色,看似与现代玻璃器皿无异。

“该器物与1978年湖北鄂城五里墩西晋墓出土的磨花玻璃碗器形与装饰均较接近,南京的东晋大墓也几次发现磨花玻璃碎片,另外,日本也出土过几件圆形磨花装饰的玻璃碗。在我国,类似玻璃器均出土于同时期的贵族大墓中,日本的玻璃碗也都出自寺院珍藏、皇室大墓和神社的祭祀遗址,说明这种玻璃器在当时是罕见的珍贵之物。”市文物保护考古所副所长梁岩华说,上述玻璃器系古罗马帝国或波斯萨珊王朝的典型器物,经丝绸之路输入我国,有的再输往日本。

墓主身份极其尊贵显赫

在该墓中,还发掘的青瓷魁口径23厘米,底径13.7厘米,通高17厘米,体型较硕大,通体施青釉,微泛黄,釉面光亮,开有细小裂片,有剥釉。

梁岩华说,魁是用来盛取羹食的器物,这件青瓷魁是典型的瓯窑器物,美观大方,制作上乘,系我市首次发现,非常珍贵。

该墓中发掘的还有铜弩机,它是木弩的铜质机件,装置于弩的后部,与强弓配合使用。弩是古代先进兵器的代表,这件弩机制作精良,保存完整,是墓主身份地位的象征,据此判断墓主应该是一位武将。

梁岩华说,目前该墓主身份还未考证,但凭这些重要器物就可以说明该墓主身份地位极其尊贵显赫。

为重新认识温州古代文化打开一扇窗

梁岩华还特别提到了本次发掘的一对青瓷罐,由东汉墓出土。

这种罐口颈中部内束,这是东汉中期罐的典型特征。据我省研究汉墓专家判断,其年代大致在永初和元初年间,也就是公元110年前后。

该罐胎质致密,已完全瓷化,器表施青釉,釉较稀薄,属于早期较成熟青瓷。这是目前我市发现的最早青瓷器之一,比2013年瓯海丽塘村的东汉墓早八九十年,与浙北宁绍、杭嘉湖地区青瓷出现的时间同步。

梁岩华表示,本次发掘成果丰厚,具有非常重要的考古价值。这不仅大大丰富了永嘉文物馆藏,为温州地方史的探索研究积累了宝贵资料。

此次考古挖掘新发现文物多、精品文物令人瞩目。玻璃碗、金珠、铜弩机、石砚、青瓷魁、画像砖等均系温州首次发现。特别是玻璃碗的发现,更是为丝绸之路贸易增添了新证。这些珍贵文物的发现,为重新认识和宣传温州古代文化,打开了一扇新的视窗。

这是我市首次对整座孤山进行全面勘探发掘,墓葬分布有规律、纪年墓及标准器多,不仅对于瓯窑青瓷文化的研究和传播,打造永嘉青瓷文化名片具有极重要的现实意义,而且对于浙江乃至江南地区汉六朝时期墓葬、青瓷形制演变规律以及丧葬习俗的研究也具有重要价值。

浙江省文物考古所副所长王海明表示,温州此次考古发掘,对我省研究丧葬习俗具有重要价值。

新闻+

这次挖掘让很多人兴奋的是这只磨花玻璃碗。

玻璃的起源由滑石珠开始,演变到釉砂(费昂斯),发展成玻璃化釉砂,而后才出现符合现代科学意义的玻璃。

公元前5000年左右,滑石珠最先出现于近东(欧洲人通常指地中海东部沿岸地区)和埃及。

公元前4000年左右,釉砂最先出现于埃及和两河流域地区;公元前2000年左右,釉砂生产技术逐步向西向北传播,意大利、俄罗斯、中欧、法国、英国等地随即出现了釉砂制品;公元前1000年左右,中国出现了最早的釉砂。

公元前2000年至公元前1500年期间,符合现代科学意义的玻璃制品于美索不达米亚、埃及等地开始出现,罗马玻璃、萨珊玻璃、伊斯兰玻璃等开始走入人们的视野。

一提到玻璃,大家往往觉得就是舶来品、外国货。其实,中国古代也是有玻璃制品的!

中国远至西周时期就有玻璃制品了。有人说那个时候的玻璃有个高大上的名字——琉璃。

宝鸡弓鱼国西周墓地出土串饰,其中灰蓝、灰绿色料管即釉砂制品

1965年,湖北江陵望山1号楚墓出土的一把保存完好的青铜剑,剑长55.7厘米,宽4.6厘米,在此剑剑格的两面镶嵌了玻璃和绿松石,其中镶嵌的玻璃块仅存两块,呈浅蓝色,半透明,内含较多小气泡。

剑身上有八字鸟篆错金铭文:“越王鸠浅(勾践)自乍(作)用銓(剑)”,越王勾践是春秋末越国的君王,在位之年为公元前497年至前465年,世人往往惊奇于这把剑的铸造技术,很少了解剑身上的两块小小蓝色玻璃,是中国现存最古老的真正玻璃。

从考古资料来看,中国现存最早的玻璃器物中最多见的是一种俗称为“蜻蜓眼”的镶嵌玻璃珠,公元前5世纪前后,这种镶嵌玻璃珠首次在中原地区出现,比如著名的湖北随州曾侯乙墓。

曾侯乙墓出土春秋时期镶嵌玻璃珠

1990年,杭州拱墅区半山镇石塘村“战国1号墓”出土的水晶杯,高15.4厘米、圈足高2厘米、口径7.8厘米、底径5.4厘米。敞口,平唇,斜长直壁,深腹,圆底,圈足外撇。

杭州“战国1号墓”出土的水晶杯

广州西汉初年南越王墓出土了11对牌饰,都是鎏金铜框嵌蓝色板块玻璃。这些牌饰大多出土于第二代南越王赵眜的胸腹两侧,是最为重要的随葬品之一。牌饰上的玻璃厚薄一致,色泽晶莹,透明如镜,其中包含的气泡极少,可见其制作工艺绝非一般。

1978年,湖北鄂城五里墩西晋墓出土了11片玻璃残片,经黏合复原成一件磨花玻璃碗,此碗侈口折沿,球腹圜底,高9.4厘米,口径10.2厘米,最大腹径11厘米,玻璃稍泛黄绿色,透明度好,胎中有部分小气泡。在腹部自上至下共有4排圆形磨花装饰。碗口沿外翻成侈口,唇部经过磨平,口沿和无磨花处的器壁厚0.3厘米。

湖北博物馆藏鄂城五里墩西晋玻璃碗

到了清代更是进入了一个更高的层次,清代玻璃制品在古代玻璃生产的基础上,聘用传教士,引入了西方玻璃生产技术。

故宫博物院藏清代白玻璃水丞

故宫博物院藏清代蓝料花草蝴蝶纹杯

故宫博物院藏清代透明玻璃戗金盖碗

值得一提的是,在康熙三十五年,康熙皇帝在宫中设立了玻璃厂,专门从事玻璃器皿制造。

小编突然有点感慨,古人为什么没有在玻璃这个领域走太远,不仅仅是我们又多糊了两千年窗纸,或许我们还失去了很多……

如此悠久的历史和文化,突然让小编深深地沉迷其中!

来源:温州都市报综合故宫文化服务中心、遇见沙河、史前文明等

责任编辑:

上一篇:2018国际健康长寿论坛开幕柳州这一小镇入选养生养老小镇

上一篇:江西又将多一个5A景区,下一个会是谁呢?请为仙女湖加油!



推荐